• <object id="dx3ry"><ins id="dx3ry"></ins></object>

      1. <ruby id="dx3ry"><em id="dx3ry"></em></ruby>

      2. <dfn id="dx3ry"></dfn>
      3. <ruby id="dx3ry"></ruby><dfn id="dx3ry"><ruby id="dx3ry"></ruby></dfn>

        首页 > 金华日报 > 一版 > 正文

        用奋斗书写乡村振兴优异答卷

        ——从“一穷二白村”到“浙江第一村”的花园之路

        1027432_ruanfeng_1545641497653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村名花园不长花,草棚泥房穷人家。种田交租难糊口,担盐捉鱼度生涯。”这首诗曾是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人对贫困面貌的自述。谁也想不到,在不到40年时间里,这个偏僻小村将戴了600年的贫穷帽子甩得老远,村党委书记、花园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邵钦祥豪迈地喊出“把花园村建成世界上最富有、最美丽的农村,让花园村民成为世界上最富裕、最幸福的农民”的口号。

        从面积0.99平方公里、496人的小村,到面积12平方公里、6.5万人的大村;从人均年收入87元,到人均年收入12万元;从小打小闹的乡镇企业,到中国民营企业500强;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业生产模式,到“以工富农、以工强村、共同富裕、全面小康”的发展道路,花园村为打造全面小康的现代化农村提供了鲜活样本。

        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,对照乡村振兴的总要求,花园村交出了一份用40年奋斗书写的优异答卷。

        抢抓机遇洗脚上田

        认准发展这个硬道理

        “外面的姑娘不愿嫁到花园,花园的姑娘早早做了外村的童养媳。”村民常以婚嫁之事形容早年的贫困,也正是婚礼上的尴尬遭遇,激发了当年花园大队大队长邵钦祥创业的雄心。

        1978年7月,邵钦祥凑足钱张罗婚宴。当时的花园还没通电,邵钦祥觉得,没有亮堂的灯光,再丰盛的筵席也会黯然失色。于是他和隔壁村子说好,拉根电线照亮婚礼。谁知,正当宾客们举杯动筷之际,断电了,全场漆黑一片。

        大喜的日子,邵钦祥在心底反复念叨一句话“人穷被人欺,村穷才受气”。他在苦苦思索,花园的出路在哪里?“‘农’字不等于只抓粮食生产,‘村’字并不意味着圈定一辈子就刨一片土地。”邵钦祥打算“洗脚上田”,走以工富农的道路。

        1981年,邵钦祥和二哥邵钦培、老书记邵福星,每人出资500元办起蜡烛厂。半年时间,3人各分得红利500元。这在当时可是一个正劳力几年的收入!那个春节,村民家家户户分到“花园牌”红烛。在摇曳的烛光中,花园人看到的不仅是邵家兄弟的财富,更隐约看到了自家未来的希望。

        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这年10月,邵钦祥等人又办起花园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工厂——花园服装厂,当年实现产值5万多元,获利7000元。这激起了全村村民办厂创业的热情,几年间50多家户办、联办企业应运而生。

        花园人抓住改革开放的政策机遇,也抓住了短缺经济的市场机遇。1991年,邵钦祥联合46家企业,成立金华首家村级工业公司——花园工业公司;1993年,组建浙江花园工贸集团公司,向现代化管理企业迈出了第一步。

        很多人艳羡花园在改革春风下疯狂生长,却很少有人知道成长背后的烦恼和艰辛。“创业的故事,三天三夜讲不完。”邵钦祥等花园村第一批创业者说起那段岁月,还能清晰地记起当时各种细节:曾经被卡的关节,订单被取消的遭遇,为了推销商品走过的城市,还有“不把货铺进商场誓不回家过年”的劲头……

        从创办服装厂到成立花园集团的10多年间,花园工业不断壮大。但由于办的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产值一直停留在2亿至3亿元之间。很多人不会想到,从乡镇企业起家的花园集团,会把目光瞄向高科技领域,并真的借此实现跨越发展。

        1996年,在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支持下,花园集团从10多个高科技项目中挑中维生素D3项目。经历数年时间、顶着压力一再追加科研经费,维生素D3中试成功。花园集团打破了国际垄断,成为全球最大的维生素D3生产企业。花园,又一次以长远的眼光、坚韧的意志抓住了新的机遇。 

        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黄晓华 责任编辑:黄晓茹
        关键词: 答卷 振兴 乡村